随记 / 北方陶瓷的诱惑

元明时期(14-17C),山西吕梁山地区弦纹白化妆土玉壺春瓶

最近从山西忻州保德县新买的玉壺春瓶,造型釉色着实好看,吕梁山地区的很多窑口我都很喜欢,比如兴县的西磁窑沟窑,柿色彩的化妆土白釉器物(见文末图)真是让人爱不释手,既有北方窑口的野放与清凉,又有奔放洒脱的优雅气质。

根据自己的经验,身边朋友中各类文化行业的不少,聊起古陶瓷来,无论懂不懂几乎无一例外都说喜欢北方窑口的高古陶瓷,像我这样在北方农村土生土长的人因为有小时候的记忆会喜欢,很多南方朋友,包括女生很大部分都是喜欢北方陶瓷,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样的原因才会产生这种"北方陶瓷诱惑"的现象吧!

●● 阅读全文

北宋磁州白無地圓形大鉢和山西窯口的文字盤殘片

北宋,磁州鉅鹿白無地大鉢。在日本的叫法為白無地,就是什麼花都沒畫的純白器物。這樣造型的鉢型器主要在北宋時期的磁州,就是現在的邯鄲地區,最為常見的是白地黑花裝飾,反而像這樣純白的比較少見,之前還有收藏過觀臺窯的高足大碗,都是純白,表面施化妝土,透明釉。有的器物化妝土包裹底足,有的不到底。磁州地區同時代的器物有很多共同氣質,整體造型比較飽滿大氣,氣勢雄渾。

●● 阅读全文

近期发生的事2021.05

从厦门市集回来后就是设计上海展览,第一回花费了七八个小时,把百分之九十的展位逛完,收获常实一只刷银彩的杯子,跟淡蓝色的白磁釉面形成对比,非常好看。回到工作室,Molly姐带过来了韩文版的具本昌最新摄影书,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喝茶看看书,烦躁的心平静下来。

●● 阅读全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