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长旅行 | 高城理塘

理塘仁康古街墙上的摄影

后两篇:四月长旅行 | 川渝安岳 / 四月长旅行 | 古都南京

与上海封城擦肩而过

三月九号最后一次去上海工作室,约见客户结束后回到太仓家里再也没有外出。后面谁也没想到疫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本来买的二十三号飞成都到理塘,结果因为行程码上海去星少算了一天,改签机票到二十七号。之后的几天从平原到高原,在理塘的头几天严重高反,度过漫长痛苦的三两天,与此同时上海正准备封城,人心慌慌。

本来计划的一两周藏区考察行程,因为上海疫情防控,延长到了一个月。由此,去了很多计划之外的地方,见了很多朋友,增加了不少意外的惊喜。

理 塘-天空之城

应朋友的邀请,原本计划前往甘孜小金县和理塘考察手工艺项目,基于当地的资源和传统手工艺,结合设计希望可以拓展一些商业可能性,由于前期机票改签,先去小金的计划取消,改为直接理塘碰面。从成都到理塘有五六百公里的路程,原本计划坐大巴需要十多个小时,后面去接杨师傅改为乘坐飞机,从成都飞稻城亚丁,再租车去理塘。而这次从大巴改为飞机的旅行,注定后续几天严重的高反体验。

稻城亚丁机场海拔4411米,是四川藏区海拔最高的机场。从平原到这么高的海拔,据说很多乘客下飞机之前缺氧呕吐的厉害,需要空乘人员给乘客吸氧一段时间才能下的了飞机。亲身的体验,高海拔,飞机下降的过程很短,气压低,乱流多,降落过程颠簸的厉害,下飞机双腿都是软的,迎面而来的高寒气息和大风,激发了身体的本能,虽然穿着好多层保暖衣物和羽绒服,还是很难避免心中的恐惧。朋友们说这个季节来理塘确实高原反应会更大一些,夏季的七八月份,漫山的绿色会好很多。

理塘的日常。

●● 阅读全文

读书摘录 | 明代民窑青花瓷器

明早期青花缠枝莲纹茶碗


青花瓷是采用钴料在瓷胎上绘画,然后罩以透明釉,在1300℃的高温下烧成的釉下彩瓷器。明代青花瓷生产制作主要是在景德镇,分为官窑和民窑,产品的风格制式各有千秋。景德镇一行,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明清时期青花瓷的信息,但是在各大博物馆、拍卖行的图录中,多数还是以官窑青花器物或者标本为主,大众少有人了解明代民窑青花的丰富种类和面貌,特别是其自然灵动的烟火气的一面,这些民窑青花器物多数存在于古玩城以及茶城里面主要作为生活日用器或者茶道具销售,价格可谓“相对低廉”,作为艺术品收藏的角度很少有大的藏家关注。近期购入上手的几件明代民窑青花器物,让我有了很多新的思考,只是明清瓷器这块才疏学浅,不知从何表达。在景德镇新的茶器品牌中,环中最近在做民窑青花系列茶器,精巧考究的胎釉品质搭配明代民窑青花的自由、率真,是一种很好的尝试。

无意间看到1993年出版的关于民窑青花书籍《明代民窑青花瓷大观》,前辈胡雁溪老师在书的前言中简述了明代民窑青花的面貌、艺术风格和审美以及把自己多年来收藏的器物进行了分享,三十年前的观念基本传达了我对于明代民窑青花的初期认知和在审美、艺术设计角度与当代性方面的思考,特别是这些民窑青花器物对于生活类设计与茶器创新的价值。下面摘录书的前言部分内容,分享给大家:

●● 阅读全文

時間之外 | 2022年初景德镇行旅

96F1E33D-B969-4D9D-BA47-20B1676DE413.JPG

千年瓷都景德镇街头(拍摄于御窑厂附近)

新年伊始,这场景德镇之行前后有六天时间,除去项目需要和师傅作坊沟通推进打样事宜之外,五天的时间可以在景德镇跑不少地方,也可以算是一场古陶瓷考察活动了。在此之前每回来景德镇都是赶时间,待个一两天时间,此次终于可以把一些喜欢的地方好好逛一下。

探访各类博物馆、古玩市场,作家工作室和陶瓷店之外,此次还有一项任务,基于文文参与茶空间项目,从我们设计与古器物的角度,精选出我们喜欢的茶道具和陶作家,选出的这些茶具系列,代表了我们对于中国茶的理解、茶具使用与现代美学的认知。明清器物离我们当下的生活比较近,丰富多彩的产品类别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时间之外』,很能概括此次考察之旅的感受,景德镇的新与旧超越时间,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一起。回归到器物之上,景德镇有从宋元到明清,明清到现代,最好的传承创新发展、手工制陶基础配套和陶瓷创作氛围,器物身上刨除时间的元素之后,回归到本身的材料工艺,颜色质感,形制的变化,回到原点,景德镇会有我们寻找的答案。

●● 阅读全文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