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古陶磁記事(二)

2022-10-31 微信:dahao-dahao

4DC98D03-13E5-45A0-820B-578275C61038.JPG

元代(13-14C),福建南平茶洋窑青白釉扁腹铁绘纹水注。直颈小口,单侧设直流嘴,出水顺畅不回水,腰径接近二十厘米,很大一件,扁形弧面绘草叶纹,线条饱满富有流动感和生命力,烧制过程中自然的塌陷扭曲使形体很有力量感。这类款型市面并不少见,完整器少,多为窑址出土,南平博物馆有同款件也为残器,但像这件铁锈花绘线条自然流畅,形体自然变形浑然一体的不多见。

•••阅读全文•••

芦苇项目 | 鲁北考察

2022-10-01 微信:dahao-dahao

上海崇明岛东滩湿地,鸟类迁徙的家园。

通过草编园认识老家在崇明的Peiei,她和同事一起去看了我们在septieme的黄草编展览,对于崇明岛芦苇项目有了新的构想,这也跟我老家山东无棣的芦苇帘产业不谋而合。在很早之前,就一直想要对于发展了几十年的家乡芦苇产业做点什么,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次认识Peipei正好可以一起联手做这件事情。

由于生态保护的考量,东滩的芦苇要定期收割,丰富的芦苇原料却没有设计利用的价值,多年来都是粉碎或者废弃。在北方不少地方,芦苇材料却逐渐发展出自己成熟的产业形态。山东无棣,从八十年代到现在,芦苇帘产业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从过去最为原始的小批量木支架手工制作,到全产业链配套和生产销售的成熟体系,如今产业销售规模每年几个亿,占全球芦苇帘产量的70%左右,成为当地支柱产业,并且成为滨州市的非遗,这样的发展不得不让人振奋。而作为设计师的角色,通过设计和资源整合可以平衡各自的发展规划,同时也为过度内卷的苇帘单一产品开拓一些新的可能性。

•••阅读全文•••

结束 | 黄草編POP-UP

2022-09-01 微信:dahao-dahao


今日最后一天撤展顺利,碰到好几位国际友人,相聊甚欢。设计师款DABAO在展览上很受欢迎,剩的唯一一件样品拍了几张街拍。

感谢设计师老万,模特文文。

感谢展览期间来的朋友们,黄草编项目会继续,新品在路上。

•••阅读全文•••

演讲 民艺与现代设计

2022-07-18 微信:dahao-dahao

摘录自《柳宗理设计》。文章作者:柳宗理,工业设计师,日本民艺之父柳宗悦之子。

      今天我想和大家谈谈我的专业,也就是民艺与设计的关系。由于这个问题十分复杂,请大家一边听我说,一边自行思考。

      托大家的福,这所民艺馆作为一座有特色的美术馆,不仅在日本国内,就连在外国都很出名,有很多人前来拜访,特别是经常能看到设计师、建筑家和艺术家的身影。所以,我先从为什么他们会对这个地方抱有兴趣这点开始讲起。

      抱歉先介绍两句我自己的事情。我的专业本是设计中与科学技术联系最为紧密的一支,却意外地在五年前,也就是我父亲去世十五年后继承了这所民艺馆。虽然我父亲是这所民艺馆的创始人,但我其实完全没想过继承这里。然而事到如今,一想到我的工作和这所民艺馆之间的关系,便觉得果然还是应该由我继承。

      从出生时起,我就被父亲搜集的陶器,以及现在展览在民艺馆里的作品团团围绕,在那种环境下长大。我经常想起,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居然以市面上的桌椅都太过糟糕为由,强迫我在私塾的桌子上学习。所以成年之后,我总是反抗父母,想闯出新的世界。

      在宗悦提出的民艺论中,有说到“与特殊的高级艺术品相比,那些从平民百姓之间诞生的民艺品更健全,也更美丽”。换句话说,他对至今为止一直与社会脱节的美术家和艺术家,可以说是抱有一定程度的轻蔑之情。而我为了反抗他的轻蔑,便投身于他最蔑视的领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