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项目 | 鲁北考察

2022-10-01 微信:dahao-dahao

上海崇明岛东滩湿地,鸟类迁徙的家园。

通过草编园认识老家在崇明的Peiei,她和同事一起去看了我们在septieme的黄草编展览,对于崇明岛芦苇项目有了新的构想,这也跟我老家山东无棣的芦苇帘产业不谋而合。在很早之前,就一直想要对于发展了几十年的家乡芦苇产业做点什么,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次认识Peipei正好可以一起联手做这件事情。

由于生态保护的考量,东滩的芦苇要定期收割,丰富的芦苇原料却没有设计利用的价值,多年来都是粉碎或者废弃。在北方不少地方,芦苇材料却逐渐发展出自己成熟的产业形态。山东无棣,从八十年代到现在,芦苇帘产业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从过去最为原始的小批量木支架手工制作,到全产业链配套和生产销售的成熟体系,如今产业销售规模每年几个亿,占全球芦苇帘产量的70%左右,成为当地支柱产业,并且成为滨州市的非遗,这样的发展不得不让人振奋。而作为设计师的角色,通过设计和资源整合可以平衡各自的发展规划,同时也为过度内卷的苇帘单一产品开拓一些新的可能性。

•••阅读全文•••

演讲 民艺与现代设计

2022-07-18 微信:dahao-dahao

摘录自《柳宗理设计》。文章作者:柳宗理,工业设计师,日本民艺之父柳宗悦之子。

      今天我想和大家谈谈我的专业,也就是民艺与设计的关系。由于这个问题十分复杂,请大家一边听我说,一边自行思考。

      托大家的福,这所民艺馆作为一座有特色的美术馆,不仅在日本国内,就连在外国都很出名,有很多人前来拜访,特别是经常能看到设计师、建筑家和艺术家的身影。所以,我先从为什么他们会对这个地方抱有兴趣这点开始讲起。

      抱歉先介绍两句我自己的事情。我的专业本是设计中与科学技术联系最为紧密的一支,却意外地在五年前,也就是我父亲去世十五年后继承了这所民艺馆。虽然我父亲是这所民艺馆的创始人,但我其实完全没想过继承这里。然而事到如今,一想到我的工作和这所民艺馆之间的关系,便觉得果然还是应该由我继承。

      从出生时起,我就被父亲搜集的陶器,以及现在展览在民艺馆里的作品团团围绕,在那种环境下长大。我经常想起,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居然以市面上的桌椅都太过糟糕为由,强迫我在私塾的桌子上学习。所以成年之后,我总是反抗父母,想闯出新的世界。

      在宗悦提出的民艺论中,有说到“与特殊的高级艺术品相比,那些从平民百姓之间诞生的民艺品更健全,也更美丽”。换句话说,他对至今为止一直与社会脱节的美术家和艺术家,可以说是抱有一定程度的轻蔑之情。而我为了反抗他的轻蔑,便投身于他最蔑视的领域。

•••阅读全文•••

望雲古美術餐廳

2022-07-18 微信:dahao-dahao

SDIM5583.JPG

望雲古美術 | 浙江湖州妙西镇岭西村

因藍普生老師與望雲相識,前幾日看到望雲古美術餐廳的籌辦有條不紊在進行,多次與望雲聯繫想要等疫情穩定一點後前來拜訪。上週四,藍師從溫州蒼南前往望雲空間,正是很好的拜訪時機。跟藍師也有一段時間沒見了。

天氣燥熱,狀態不佳,在家工作也沒什麽效率,早就想要跑出去玩了,到湖州山裏這還是第一次。之前去景德鎮和安徽都路過湖州北,這次從湖州妙西鎮高速口南下,走平原山坡路,到望雲所在的嶺西村大約有十幾公里。一路心情舒暢,沒想到湖州的鄉村建設的這麽好,路況佳,村子的規劃也很到位,幹凈整潔。妙西往西南走就是安吉,大片的竹林綠意盎然,在風中搖曳生姿。望雲空間就在村南的一片竹林中,位置絕佳。

•••阅读全文•••

四月长旅行 | 川渝安岳

2022-04-25 微信:dahao-dahao

关联篇:四月长旅行 | 高城理塘  /  四月长旅行 | 古都南京

从理塘到成都,从高原到平原。在理塘的这段时间就像一次身体的蜕变与重生。这一周经历了严重的高原反应、失眠恍惚、干燥流鼻血,嘴唇蜕皮,回成都的路上经历大雪封路、冷雨、晴天,回到成都整个人都静默下来,感受着畅快的呼吸与缓慢的心跳,犹如大梦初醒。

木格堂

跟木格老师很早就认识,这次来特意去拜访。木格老师对于北方化妝土白瓷的收藏规模超出我原本的想象,在他的工作室可以见到过去从没见过的山西白瓷器物、北方的石刻、家具等。通过详聊,也进一步了解到早些年他跟老蓝在山西考察收货的经历。

大约七八年前的山西,好东西真的多,又便宜,每次去都是满载而归,而我接触古器物才两三年,2019年去的时候,很多东西在市场上已经再也见不到了。

木格老师自己做摄影展和教育培训,选择器物更多是现代艺术的角度,器物的展览陈设也有很多共鸣之处。通过进一步的交流,获益匪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