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看具本昌跟17世纪代尔夫特白瓷

2021-01-28 微信:dahao-dahao

SDIM9344.jpg

行里人称白耀州小碗,实际可能为河南窑口。最近在看具本昌的书,摄影与白磁,很受启发。这对碗,白化妆土打底,润泽细腻的白,粉红与破碎的点缀,模糊的空间与轮廓。轮廓内外的正负形以及边界决定了摄影的空间气氛。

SDIM9348.jpgSDIM9367.jpgSDIM9349.jpg截屏2021-01-27 下午12.42.54.png

摄影 / 具本昌

之前拍摄器物没有思绪,凭着感觉瞎拍,一年多来越来越能够找到一些感觉,以及学会思考如何能够器物的特质美拍出来。具本昌是韩国有名的摄影家,主要有拍摄人的面具系列以及拍摄器物的白磁系列,拍摄器物背后的思考以及情绪的呈现都给我不少的启发。具本长拍摄的多为李朝时期朝鲜的白磁器物,文章开头这两件白磁器物给了我一丝“具本昌”式的微妙感受,将器物的美以最自然的方式呈现出来。


截屏2021-01-27 下午12.43.07.png截屏2021-01-27 下午12.43.13.pngsds.jpg

摄影 / 具本昌

i-img1200x1200-1610880764rinxsl2952433.jpg

除去器物摄影,最近还在关注17-18世纪西洋陶瓷的内容,特别是早期的荷兰,以及后来的英国古陶瓷。

图中陶磁器来自17-18世纪荷兰代尔福特(DelftWhite)。古代受到中国或者东方古陶磁影响的西方人如何做出自己的陶磁?打破一些界限,放下一些雅俗成见,回归到当下生活与器物本身,罐为什么不能是杯?盘为什么不可以做成板?日本人很早就有了自己的融会贯通。少了所谓的精神承载,西洋陶磁器多了种外放、务实与不羁,这些带有设计意味的古陶磁伴随工业革命技术的进步不断演变发展,影响中国人们日常生活至今,回头再看自己在生活中断了几百年的高古陶磁,老百姓感觉有陌生感也不足为奇了。

k194442563.1.jpg71ztvEitMRL.jpg710K0TyQnOL.jpg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这里了解我们做过的产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