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摘录 | 穷人的收藏 柳宗悦

2020-04-12 微信:dahao-dahao


据说,有位京都知名的收藏家这样评论我们:“那些人买所谓民艺品之类,无非是因为没钱罢了。”这位收藏家是有钱人,藏品也大都价格昂贵,拥有不少好东西。这番评论无疑是带有轻蔑性质的,言下之意是说,若是有钱就不会买那些便宜无聊的民艺品了。但我们要回敬一句: “仅仅有钱,是买不了民艺品的。”我们确实“没钱”,也在“买民艺品”,这两点的确是事实,他并没说错。不过逻辑不同,所表现出的意味便也不同。对方的意思是,“若有钱,所谓民艺品那些便宜货根本就不会买”。而我们只需要把“不会买”改成“买不了”就可以了。说得更为直白一点:“若是买得了,定当刮目相待。”有钱人虽有财力,但却缺少自由购买民艺品的能力。(最近民艺品也成了高价之物,即便有钱人也不容易买得起。) 


我们也觉得有钱好办事,若是财源充足,一定可以很好地利用起来。但穷人做着腰缠万贯的黄粱美梦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对我们而言,“有钱买高价品”并不稀罕,稀罕的是“没钱却能在便宜货里挑出佳品来”。这样的能人作为我们的最佳对手,很厉害,不得不令人敬服。 


然而有钱人购物,便是出高价钱买佳品,且难出其右。这难道不是谁都会的平常事?有钱却不买好东西反倒更异常吧?所以,有钱购物并不稀罕。

 

这位知名收藏家的藏品,简直就是财力所成就的,有许多极好的高价品。只是除了蜚声赫赫、时代久远、保存完好、样式珍奇之外,并无其他更多新意。因为都是有定评之物,属极规矩的收藏。在藏品选择上并无创新开拓。 因为有名,所以贵。而若是还未被他人所认知的佳品,最初是不可能卖出高价的。


这样一看便可知,这位知名收藏家的藏品,与其说是自己买的,不如说是听评论买的。而且正因为价高,所以才买得安心。而对那些尚无评论的便宜货,则忐忑不安难以下手。这样的有钱人,是没有见识去买不贵又无名之物的。也就是说,除了高价品,没有能力购买其他。这才是有钱人最大的弱点。他们这种不贵就无法安心购入的买者,对我们来说其实算不上对手。有钱所以买得起高价品,这也没什么可夸耀的。所以相同的逻辑,没钱所以只能买便宜的,这也没什么丢脸的。换种说法,有钱人的自由是买高价名品的自由,所以不是有了钱就可以成为完全的自由人。上述的这位收藏家,虽然藏品不错,但遗憾的是缺少自由度。由此可见,财力并非收藏的第一大前提, 而且财力丰厚有时反倒会妨害收藏的自由。能充分发挥钱财作用的收藏家是天才,但可惜的是,这样的收藏家极其稀少。至少上述的收藏家并不是这种天才之一,只是一位跟着世间评论走、购买高价名品的不自由人,并没有更多其他创造性的才能。

 


所谓市价又是什么?若是有位批评家发声认同器物的价值,接着便会如波纹一般得到更多人的认同。于是接着就有求购者出现,再后便是与之对应的商人出现,而商人会更巧妙地勾起人的购买欲望。于是就有更多的买者出现。在这种供需关系下,市价就产生了。仔细想来,其实就是想买的人的欲望与想谋取利益的人的欲望的结合。若是价高、稀少、评价好,买者会更多,相应的价格也会节节攀升,于是评价高的必然成为市价高的。而且还会因为高价,被理所当然当做上等品。 


但是,批评家的眼睛很难说就一定看得准。评论好的不一定都是优秀的。有很多买者的器物也不能就一口咬定那就一定是佳品。反倒可以这样认为,那些很多人都想要的,一定是有某种通俗之处。而其昂贵的价格,更多情况是由来于商人天衣无缝的策划。只因为价格昂贵便认定是佳品的人,也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很多有钱人购买了高价品在心底里都是很得意的,而商人对这种得意的心态研究得最为透彻。但实际情况是,只一味的昂贵并不表明就一定是佳品,而且有名之物也并不一定都很优秀。所以很难说有钱人买到的就一定是佳品。财力、价格不能作为器物优良与否的保障。虽然高价的佳品并不少,但也有价格昂贵的次品,同时也有价格便宜的佳品。因此,有钱不是优秀收藏的保障,而没钱也并非就做不到优秀的收藏。


 


我也饱尝了钱不够时的那种不自由。买不起想买之物,是有些不幸。不过有钱也并非就可以完全自由、幸福。而就我来说,反倒正是因为没钱,才有了更多的自由与幸福。所以,有钱无钱其实怎样都不重要。不,仔细一想,有钱人的收藏里几乎见不到任何创造性的东西,只是跟着评论走而已,若我也是有钱人,说不定也会掉入普通收藏家常犯的错误之中。被金钱所束缚,反倒失了收藏的真正自由。至少有钱人在屈身去买便宜的民艺品这点上是不自由的,在不买贵的就不会安心这点上是不自然的。而穷人却没那么客气了。这难道不是一种极大的恩惠?在拥有自由收藏的可能性上,穷人是值得庆幸的。至少在创造性的收藏上,可以做得比有钱人好。比起没有钱的不自由,有钱的不自由更有可能把收藏做得平庸。像我这样的人,好好运用这种钱少带来的特权便好。等赚了大钱再去收藏,或者没有钱就做不到优秀的收藏,此类想法还是摈弃的好。总之,没有充足钱财的人,要好好珍惜这种特别的恩惠,感恩这种境遇,并有效利用才是正道。 



当然钱太少是一定会困难重重的,不过也正因为不如意,反倒更容易成就幸福的收藏。因为无名之物并非都是无聊之物,便宜的也并不总是不好。这里还有尚未被发现被承认的佳品,还有尚未开垦的一片天地。所以,对那些还未有像样儿的市价的那些器物,我寄予了极大的希望。 毫无人气且默默无闻的那些器物,正是我的一片广阔猎场。用不多的金钱,得到很多精彩的宝贝。这种幸福大概是有钱人所体会不到的。 


这并非穷人的痴人说梦,民艺这块未开垦的广袤土地正是送给我们的礼物。有钱人批评说“没钱才买民艺品之类”,确实切中了一面,不过要在后面添上一句“有钱却没有买民艺品的自由”,这样才算完美。或许批评者认为民艺品之类不可能有美品出现,但他所收藏的高价宋密里其实就有无数的民间器物。而茶器里最为知名的“井户茶碗”,最初也是极为便宜的民艺品。 


我们其实并非一开始就意识到了民艺品的价值,也不是一开始就提出了肯定穷人收藏的理论,这样的思想意识若是先行提出,反倒会束缚我们自己。我们仅是从更为单纯的出发点,在搜集到很多美品之后,才注意到这个谁都不曾踏入的领域,而后才将之称作“民艺”加以研究的。 最后弄清了这种美的缘由,并整理好这番思索过程,从而构筑了民艺理论。道理在后,直观在前。我们相信, “见”处于“知”的前方,正是我们理论的优势。因为要从知识里得出直观,只能是妄想。

 
在此就纯粹直观的出发点说了一番,其实这对于贫穷的收藏家来说是绝对必要的第前提。也就是说,是可以用这种力量让无钱的不自由,苏生成为自由的。简而言之,只要会直接看物,那些便宜、无名之类都不成其为阻碍,而真正优美之物会自然而然现身出来。在这个领域中,直观可以发挥十二分的作用。 
没想到的是,民艺的世界让我们成为了创造家。我们对民艺价值的承认与肯定,不需要对其他任何人模仿,没有依据评论的必要,也没有受过留铭或高价的迷惑。所以,无名也好,便宜也好,都不是畏缩的理由。我们只需要自己直接去看。收藏对我们来说,是发现的欢喜与感谢。想来这世上那么多收藏家,比我们更为幸福的怕是少之又少。我们依旧很贫穷,不,应当说我们依然托着贫穷的福。 


还要强调一句,看物的能力是金钱所买不到的,是无法用财力来代替的。认为只要有钱就会收藏的想法,是很愚蠢的。有钱人的收藏大都一般,就是因为没有用自己的眼睛去选择,是靠财力,以价格为标准来做的抉择。所有美的都是高价的、所有高价的都是美的之类,这种所谓公理世上并不存在。若是这种不合情理的公理存在,那便没有我们穷人什么事了。我们的世界很值得庆幸,在无人问津的便宜物品中,藏着那么多优美的宝贝。曾被忽视的宝贝们会有很靓丽的未来。这些都成就了我们创造家的名衔。所以有没有钱,真的无需担忧。只要好好活用自己的贫穷便好,要相信穷人是有特权的。学会去领会创造性开拓性收藏高于其他收藏的价值,去体会从中得到的愉悦。 


只是这需要选择能力。无论哪种收藏家,“看”的能力都是最为必要的。只要具备这种能力,贵也罢便宜也罢,都能通过自身寻找到真正佳美之物。不会因价高而迷惑,也不会因价低而踌躇。对有钱的收藏家来说也一样, “看”的能力远比财力珍贵。有了这种能力,钱财的多寡等因素就会退居其次。而且只有具备这种能力,才能成就真正优秀的收藏。 


再就民艺品价格多说几句。我们的收藏所费,简直是少得令自己都惊讶。也难怪会被揶揄买便宜货。不过更多的人还是会惊叹,这么少的费用怎么可以买到如此众多的佳品!依据价格现象的法则,评价上去了,民艺品的价格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现在有些竟出现了想象不到的高价。结果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现在只有有钱人才买得起了。 


曾经嘲笑过我们的有钱的收藏家们,现在正在我们后面亦步亦趋。因为评价高了,终于可以安心购买了。不过我们自己在钱财上依然不自由,现在这些变得昂贵的民艺品说什么都买不起了。我们经常被埋怨:“托你们的福, 都这么贵了只能望洋兴叹啊!”但他们这些人在便宜的时候是绝不会掏钱去买的。贵起来了才买的,是有钱人:而贵了没法儿再买的,是我们。 


这种情况下,就高高兴兴地转手给有钱人吧,我们再用自己的眼睛去发掘那些被埋没的宝贝便好。幸好还有很多需要下锄的荒地,正等待着我们的到来。有钱人是否会再次揶揄我们的收藏?在被揶输阶段,我们的搜集工作将会异常的繁忙。说到最后,到底谁才是幸福的收藏家呢?到底哪边是真正的胜利者呢? 


作为本文结论,我们并不认为轻蔑我们的有钱人的藏品比我们自己的要优秀。而且在回馈社会时,我们是能做多少做多少,决不遗余力。虽然所费大约只是现价的百分之一不到,但也正因为做到了花费极少成效极大,才让我们足以自豪。若是还有疑虑,不如亲自来一趟民艺馆,到时候什么都一目了然了。 


摘录自《收藏物语》 柳宗悦 著 欧凌 译   |  配图 大好自藏古民窑标本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这里了解我们做过的产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