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得一盏北方白茶碗

2019-12-23 微信:dahao-dahao

北宋磁州观台窑白釉高足束口大茶碗

/ 口径14.9厘米,几乎无失圆;高7.2厘米;足高1.4厘米;足径5.1厘米

五年前,冷雨中从上海飞河北邯郸,到访磁州窑核心地带的峰峰矿区和观台窑址,就是为了探寻带有北方风味的白瓷,却由于水土不服,得了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在宾馆躺了四五天悻悻而归,无甚收获。

那个时候的我对于古陶瓷所知甚少,凭着“南青北白”的粗浅认知便出发了,我想象中的北方白瓷应该带有强烈的地域气候特色,清冷中带着丝丝温度,内敛、优雅,爽快而不做作,最好有点凛冽的劲儿,而现实中却没看到一件这样的东西,直到最近看到这件茶碗,心有所动,朋友又给了很多这件器物的背后信息,更加爱不释手,于是就买了下来。

sssq.jpg

2014年冬 到访峰峰矿区彭城镇,观台窑所在的磁县观台镇也在这往南20多公里的地方。

北宋晚期的磁州观台窑器物无论在形体还是釉色上面都展现出北宋的核心审美,具有很高的品质和代表性。初次见到便被吸引,乍看普通,无花纹装饰亦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这份白色的朴素与纯净,却打动人心。

这件束口茶碗器型挺拔,腹部收的较紧,整体有清瘦感,气势挺拔端庄,碗体保留有明显拉坯和手作的痕迹,不是特别对称,碗足无特别修缮,泥土痕迹清晰自然。通体施釉到底,底足内外满釉,工艺上这在北方窑口化妆土体系里当属于精工细作。

作为北方窑口的器物,能从10-11世纪保存如此状态至今实属难得。

4243349078.jpgIMG_9930.JPG

碗心三个比绿豆小的支钉痕,釉色为令人特别舒适的白色,这种白不寻常,是一种没有冷暖偏向的纯白,但是由于时间的痕迹,器物表面有一层润润的皮壳,白里透暖呈哑光质感,釉面细小开片清晰可见。对比之前入手的山西宋代的白釉器物,观台窑的白釉与众不同。

禅宗美学追求"平常心”,素雅的茶器很多,但是能有这份朴素而日常气质的器物却不多见,对于很多官窑的供御茶碗,往往为了追求素雅,而陷于技术的炫耀而沉沦,反而丢失了器物应该有的样子。柳宗悦写过一篇文章讲朝鲜井户茶碗与日本大和茶碗的审美差异,当你对于茶的理解越深入,越能够感受到出自平凡朝鲜工匠所做古井户茶碗的美的力量,越能感受到刻意模仿,故作素雅的素雅器的浅薄。作为匠人只有抛开故作心态,用心去感受自然与泥土的气息,从容自由的去表达自己于器物之上,真实的美感和茶趣便会自然显露。

IMG_9932.JPG

口沿有一处小缺,已金缮

IMG_9933.JPG

碗底的自然质感让我想起古井户,井户茶碗属于高丽茶碗的一种,古代朝鲜渔民吃饭用的粗糙的饭碗,并不是用于喝茶,茶碗表面有麻点,色彩朴素,无花纹。自日本茶人利休起认为它更接近自然,是一种“无心”的艺术,这与禅的精神是一致的。包括后来的民艺家柳宗悦也十分推崇井户茶碗。

㊟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这里了解我们做过的产品项目。